《福建文学》2021年第10期|张远伦:废弃的美(组诗)

《福建文学》2021年第10期|张远伦:废弃的美(组诗)

张远伦,苗族,1976年生于重庆彭水。一级作家。中国作协会员。著有诗集《那卡》《两个字》《逆风歌》等。获得骏马奖、人民文学奖、《诗刊》陈子昂青年诗歌奖等多个奖项。入选诗刊社第32届青春诗会。

废 水 泥 厂

在小镇,唯一像是教堂的建筑

是水泥厂的厂房

高低错落,突兀孤绝的一簇

顶棚虽不圆润

却也差不多像是穹顶

我在这房子的底层吃过一年的食堂

白白的米饭加咸菜

是我的信仰和救赎

和满身灰尘的工人们一起

散乱稀疏地蹲在水泥烟雾中吞咽

搪瓷碗很快就空了

当我下完夜自习,在二楼开灯

昏黄的室内晃动着黑影

仅仅只是多出来一个安静的少年

整个厂区却像多出很多情节

现在也让我不断回味,不断虚构

这几年,每当我走过这里

都眼含泪花,仿佛一个忏悔的孩子

回来了。我就站在三十年前

默默地听我状告未来

 

纸 厂 遗 址

我的麦草就是挑到这里卖掉的

据说会变成纸张

我从未能看到我的麦草的涅槃

以及成为经卷的样子

但是我祝福它们

每一根都能承载一个不简单的汉字

特别是繁体字,会重一些

我的麦草都很轻盈

我就在纸厂旁边一公里外

小镇中学里读书

一捆麦草,几乎就可以拯救我一周

后来我家麦草卖完了

我就等着一张纸来救我

录取通知书,可能也是我家麦草

变幻而成的。如今

我对这个污染源的深切感激还在

只不过,我感激的

是残垣断壁和白日梦

 

秘 香

暮晚,他起身出门

身体散发着菜油的气息

像小镇的香霭

在经过的道路上缭绕

他又提着一桶

残渣油回家了

而清亮的、纯净的

还密封在室内

他是那个为每条小巷

送去暗香的人

一个镇子,拥有榨油作坊

就拥有了香源

陌生人经过

都会不自觉地深呼吸

停下脚步,复吸一下的

是被香气俘虏的人

他的妻子,就是这样

 

摇 架

悬挂起来的浆汁,被反复摇晃

一片白布提起的水凌空雀跃

转动,倾斜,水平面的变幻

产生了细浪般的弯曲

母亲将豆渣,留在布面上

晃成柔软的一团

像新生一个白白的婴儿

被草绳连接在梁柱上的两根柏木

发出木质的乐声

当我作为掌控者

双手紧握这个十字架的时候

突然觉得沉重起来

并不似母亲手下那般灵动

和命运一样,对想象力的摆布

是一种左右互补的平衡术

母亲,对此早已谙熟于心

却从未告诉过我们

 

自 然 枯 萎

在你成为香茗的过程中,我最看重

你的自然枯萎

来自底部的清风不断轻轻吹拂

你有着小幅度的卷曲

很像是小姑娘酣睡时的抿嘴

慢慢地风干,其实是锁香,含苦

内蕴醇和,把人情味

最大可能地挽留在薄薄的叶片上

数十个母亲,才能完成

对这些绿叶的掐尖

数十个晾槽,才能对全体枯萎负责

我在这个三合院里逡巡

企图发现它们消失的那部分润泽

对形成暮光有什么影响

看门的老人就死在这个春夏之交

他没能防住“枯萎”这个窃贼

但是啊,他一生凝聚起来的茶香

萦绕着厂房,久久不散

 

汇 流 之 美

中清河和后照河撞击在一起

嘘,注意听,没有丁点声音

 

像被二十一世纪抛弃,爱从不咆哮

像被现世切除,精神的控制消弭无形

 

我就在栏杆上,看汇流的角力美

这柔软的对撞啊,像两条河流绝交

 

成为一条河。这是爱的预言

有的选择死,有的选择孤独

 

石 灰 窑

把石头煨热还是烧成灰

旧窑成为我毕生难以破解的隐喻

白是七种颜色的总和还是消失

我至今没有准确答案

灰烬是生命的结局还是开始

人们还在莫衷一是

 

人间是个问题,从不负责予以自解

火焰是个执法者,从不负责向我宣判

 

Category :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