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座纪要——方向明:考古需要测绘

讲座纪要——方向明:考古需要测绘

讲座纪要——方向明:考古需要测绘

发布时间:2022-08-16文章出处:“考古汇”公众号作者:山西省考古研究院

    2022年7月25日上午,观看之外策展工作坊“百年考古,百年测绘”第二阶段线上系列讲座很荣幸邀请到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所长方向明老师,以《考古需要测绘》为题,结合自身田野经历围绕“考古为什么要测绘”“什么是理想中的考古绘图”“考古绘图是科学性和艺术性的统一”等核心问题为同学们展开讲述了测绘在考古工作中的重要意义和作用。

讲座海报

讲座现场

方向明老师的田野经历

  考古为什么要测绘

  测绘是田野考古工作每个环节不可缺少的重要内容。考古工作有一套完整规范的流程,从调查勘探、发掘、文物提取修复,到报告整理出版、博物馆展览,在其中每一个关键节点上都需要进行测绘。考古调查记录、考古发掘记录应包括文字、测绘和影像三种形式,构成统一的记录体系。

  考古发掘记录需要测绘记录,考古遗物整理需要实测绘图(临摹)。考古发掘区遗迹测绘有现场手绘、摄影测绘、全息三维激光扫描测绘等形式,大面积的遗迹测绘跟可移动的体量比较小的文物的测绘存在区别,我们现代化的测绘技术更多常用于大场景、大遗迹上,相比于手工测绘对精确度的把握会有很大的提高。报告里面的文物记录手段包括照片、描述性的文字、拓本、线图等,照片主要是对于特征的强化,照片有色泽、质地表达上的优势,也有超越肉眼视野的优势;文字所叙述的内容包括遗迹的各方面情况和遗物的特征纹样等,这些都应该在插图中表现出来,考古绘图除了颜色和材质不能够表现之外,器物的外形和特征都是应当完整表现出来,看了插图能够更好感知文字的描述;拓本是一种传统的记录手段,以黑白两个色块来表现纹样细部的不同层次。但是照片再细微、再全景也无法替代考古线图对形状、结构、多视角的精确表达,现代测绘不能完全取代由人创造的物和遗迹的手工测绘。

  随后,方老师以其亲身参与发掘的海宁小兜里遗址的墓葬单位为例,为同学们介绍了测绘记录的重要性。在墓葬发掘过程中需要对复杂的堆积现象进行判断,而客观理性的判断则需要建立在科学精确的记录之上,每一层、每一处都需要尽可能多做测绘记录,对之后研究分析和场景复原都会有极大帮助。通过对出土器物碎片位置和形态的测绘,可以推测判断其是原地破碎还是从一定空间高度掉落。

海宁小兜里遗址的墓葬绘图资料

  什么是理想中的考古绘图

  文物绘图历史悠久,早在清光绪十五年(1889),昊大徵《古玉图考》中有玉器的精准线图,多为原大,第191页的“龙纹佩”现藏哈佛大学福格博物馆,绘图传真性高,尺寸准确。北宋金石学家吕大临《考古图》中也有类似焦点透视的线绘图。实际上,利用线条对器物及其他实体进行描述(刻画),早在远古时代就已经非常娴熟,陶器、石器、各类动物、干栏式建筑等等都曾被刻画,比如良渚玉器的神像也是线绘,各类玉器的造型,尤其是复杂外廓的造型,势必有一个线刻的设计。

考古绘图工具

  考古绘图是将制图学应用于考古学的一门制图技术,用以准确记录和说明考古发掘材料及文物资料,是考古学研究的基本方法之一。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由手工制图向计算机制图方式转变。考古绘图有非常明确的要求和规定。主要采用正投影法,即物体的平行投影中,投影线垂直于投影面,必要时也采用斜投影法或透视投影法。正投影的上下左右要对齐,正反要吻合。此外,考古绘图的基本规范还包括:

  (1)多视角,当一个视角不能完全反映器物本身的特点和想要表达的信息时,需要多视角结合包括剖面,剖面不仅反映器物厚度,还应该反映器物的制作和结构;

  (2)大比例,比例有原大、放大、缩小,器物图一般尽量要求原大,大比例可以更完整表现器物的细部特征,过小的线图也会给阅读和引用带来不便,报告中的插图同类器物尽量保持相同的比例,以加强阅读者的记忆;

  (3)基点与基线,遗迹测绘通过基点和基线坐标准确定位遗迹单位之于大环境的方位,文物测绘更需要依据“形”和“制”把握关键的测点,测点需要落实在对应的图纸上,是科学性的基本保证,线是点与点之间的连接;

  (4)器物摆放以最大限度地最佳体现器物的外形和结构为原则。

  考古绘图需要表现外形、结构、组成元素等,作为文字、照片、拓本的必要和有机补充,纹样和符号的线图、摹本是否精确直接关系到研究的深入与否。

  考古绘图是科学性和艺术性的统一

  考古绘图的种类非常丰富,根据绘图对象可分为建筑、遗迹、遗物、自然遗存;根据描绘内容分类可分为保存状况、工作过程、复原结果;绘图目的有作为记录手段、档案、出版、展示等。考古绘图既是属于考古学家(包括所有文博行业从业者)的语言,是表达与传播信息的工具,也是他们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的体现。

  此外,整个绘图过程也是发现美、描述美的艺术创作过程。严文明先生说过,考古绘图要做到科学性与艺术性的统一。科学性是指通过绘图的方式将信息准确有序和尽量完整地提供给读者,本质是一种信息提取的科学性。而艺术性并非是画家那种抽象的艺术发挥,而是指善于运用各种绘画的方式准确和直观地体现特征,并给人以美的享受的艺术呈现。如果考古绘图(器物图)能够在读者心中形成一个准确直观的形象,即“像不像”的问题,对于无法到现场观摩而主要凭借考古报告来获取信息的读者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他们越感到绘图直观和逼真,在他们心中的印象就越深刻,这也是“让文物活起来”的一种方式。

方向明老师的田野笔记

  绘图时科学性方面的要求可以参考教科书和田野操作规程,需要熟练掌握工具的使用方法。繁缛纹样,或者复杂结构的遗物和遗迹利用照片、拓本临摹时,需要注意使用定焦镜头、放尺子进行校正,还可以借助计算机三维成像技术,尤其是针对造像、古建等大体量对象。

  基础的艺术性表达在于熟练把握运用线条的技巧。中国画的白描技法奠定了古物绘图的艺术性,线条的形式(粗细和虚实)、线条的性质、线条的表达(尺子或手绘)变化多端,在画线和上墨时心要定,手要稳,处理出粗细、断续的层次感。画得像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需要绘者熟练掌握各种绘图技法,准确表现外形和明暗,学习前辈们好的考古绘图、野外多记多画是绕不过去的基本功训练。

  方老师生动形象地讲述引起同学们强烈兴趣,讲座最后,同学们积极提问,有人从宏观上关注“国外考古测绘和国内考古测绘的区别”,有人想要更深入了解“真弧”等特殊测绘工具的操作和使用,方老师一一做了详尽解答,并鼓励大家多探索、多实践,方能有更多收获!

(图文转自:“考古汇”公众号)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Category :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